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诸葛亮 > 正文
  • 三国志和三国演义有什么差别好大的地方?
  • 日期:2020-09-27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三国演义与其说是在写历史上的曹操,倒不如说是把作者自己的马基雅维利式理想君主类型写了进去(可能是想通俗易懂地解释魏晋为什么能得天下),演义中的曹操集团军纪严明(参考割发代首,此外没记错的话,除了打陶谦外几乎每破一城都张榜安民秩序井然,这哪是曹军啊,朱元璋的军队吧?)、豁达开朗(对将领战败无限宽容)、爱才如命、用人唯才、得士则喜、帐中体任自然、虚心纳谏,要不是内部斗争还是很残酷之外(毕竟汉贼和多疑不能不描写),甚至都有了几分理想国的感觉。

  虽然说战术上有所弱化(动不动几万几十万全军覆没,一票虚构将领被斩),但道德上其实反而好了不少,很多人看完演义的时候甚至还希望关羽庞统等人给曹操收了就好了,很难理解为啥百姓会扶老携幼躲着曹军跑。

  网上不少人把三国比作二战,这不无原因,毕竟以演义的兵力规模,本来就是两次世界大战才有可能(拿破仑进攻俄国都才50万人。。。),蜀汉经常被比德三是有点强行,演义的曹魏还真就写的有点像斯达舒的苏联,斯大林也是内部斗争激烈但确实善于用人,成功提拔了很多出身寒微的名将,苏军虽然动不动几十万人全军覆没,但对外倒是也没有古代军队那么残酷(下面会提到),即便是最坏的时候也没有到大规模屠杀平民的地步(mars语)。

  总之,历史上曹操也爱才,但有点被演义拔高了,曹氏宗亲在将军位和官位上基本高于外姓人士也是事实。演义中曹军也屠杀百姓,但有的时候纪律甚至很好,在塑造曹操奸的方面,杀官员和皇亲国戚似乎体现得更多。

  史书中的三国倒是更像史书中的罗马崛起,首先这两者都以辉煌的战绩(武帝纪和五子良将传记中动不动就是大破之,魏军将领动不动就被比作古之名将,就像普鲁塔克的名人传一样)和灿烂的文化(建安文学、魏晋名士)、光鲜亮丽的大众形象著称,这些都是不能否认的。

  把魏晋比做罗马,咋一看去像是抬举了,其实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很多现代写罗马的书往往掩盖了罗马的三个黑暗面,一个是败仗率很高,这个以前说过了;一个是残暴几乎成了招牌,以当时人的角度看罗马军应该就是远近闻名的暴军,将迦太基、科林斯夷为平地,血洗叙拉古、雅典,火烧亚历山大图书馆(这还都是著名大城,可想而知它小城屠了多少,当然罗马对蛮族则更是基本上三光政策,连恺撒自己都写了),以至于米特拉达梯下令屠杀小亚细亚的罗马人时一呼百应。另一个是我最近说过的后期夺权战吃相很难看,导致统治者合法性日益削弱。

  你别说,我注意到很多人对志和演义的印象差基本就来自于此,读演义时并不觉得曹操有什么问题,毕竟现代社会又不是封建王朝,皇帝刘家坐得,曹家就坐不得?读正史之后,短时间内更是印象飙升,然后深挖之后,却发现了演义都没有的另一面。

  说罢,拍马望长坂坡而去。忽一人大叫:“赵将军那里去?”云勒马问曰:“你是何人?”答曰:“我乃刘使君帐下护送车仗的军士,被箭射倒在此。”赵云便问二夫人消息。军士曰:“恰才见甘夫人披头跣足,相随一伙百姓妇女,投南而走。”云见说,也不顾军士,急纵马望南赶去。只见一伙百姓,男女数百人,相携而走。”云大叫曰:“内中有甘夫人否?”夫人在后面望见赵云,放声大哭。云下马插枪而泣曰:“使主母失散,云之罪也!糜夫人与小主人安在?”甘夫人曰:“我与糜夫人被逐,弃了车仗,杂于百姓内步行,又撞见一枝军马冲散。糜夫人与阿斗不知何往。我独自逃生至此。”

  却说钟缙、钟绅二人拦住赵云厮杀。赵云挺枪便刺,钟缙当先挥大斧来迎。两马相交,战不三合。被云一枪刺落马下,夺路便走。背后钟绅持戟赶来,马尾相衔,那枝戟只在赵云后心内弄影。云急拨转马头,恰好两胸相拍。云左手持枪隔过画戟,右手拔出青釭宝剑砍去,带盔连脑,砍去一半,绅落马而死,余众奔散。赵云得脱,望长坂桥而走,只闻后面喊声大震,原来文聘引军赶来。赵云到得桥边,人困马乏。见张飞挺矛立马于桥上,云大呼曰:“翼德援我!”飞曰:“子龙速行,追兵我自当之。”主

  云纵马过桥,行二十余里,见玄德与众人憩于树下。云下马伏地而泣。玄德亦泣。云喘息而言曰:“赵云之罪,万死犹轻!糜夫人身带重伤,不肯上马,投井而死,云只得推土墙掩之。怀抱公子,身突重围;赖主公洪福,幸而得脱。适来公子尚在怀中啼哭,此一会不见动静,多是不能保也。”遂解视之,原来阿斗正睡着未醒。云喜曰:“幸得公子无恙!”双手递与玄德。玄德接过,掷之于地曰:“为汝这孺子,几损我一员大将!”赵云忙向地下抱起阿斗,泣拜曰:“云虽肝脑涂地,不能报也!”后人有诗曰:“曹操军中飞虎出,赵云怀内小龙眠。无由抚慰忠臣意,故把亲儿掷马前。”

  桃园三结义——《三国志》上没有关于刘备、关羽、张飞三人结义的记载,只是说他们恩若兄弟;

  青龙偃月刀——关羽的兵刃是长矛,其实吕布的兵刃也是长矛,张飞的兵刃并非丈八蛇矛,而是一般的矛;

  三英战吕布——公孙瓒没有参加讨董联盟,所以刘、关、张三人也未曾参加,也就不会有虎牢关三英战吕布;

  过五关,斩六将——关羽离开曹操后,直接从许昌南下往汝南投奔刘备,并未发生过五关,斩六将之事;

  战长沙——刘备南征荆南四郡,四郡守望风而降,黄忠便随长沙太守韩玄同降,并未发生战斗;

  刮骨疗伤——此时华佗已经死了两年,因此并非华佗所为,似乎只是一般的军医所为;

  麦城凛然拒降——孙权使人劝降,关羽诈降,在城头虚插旌旗,从别门撤退,被吕蒙算到,半路截杀之;

  关公与女色——曹公与刘备围吕布与于下邳,关羽启公,布使秦宜禄行求救,乞娶其妻,公许之。临破,又屡启公。公疑有异色,先遣迎看,因自留之,羽心不自安。如此看来,关圣大帝也有七情六欲;

  关公月下斩貂蝉——关于貂蝉,正史上没有记载。《三国演义》在吕布死了以后,也未对貂蝉作交代。关公月下斩貂蝉,大多史学家认为是虚构。如果是真事,关羽也太不配做男人了。

  关羽的儿子——关平是关羽的亲生长子;关兴是文官,年轻的时候就死了;关索乃虚构人物;关羽还有一女,相传叫银屏,嫁与李恢之子。顺便说一下张苞,他还为成年就夭折了;

  赤兔马和周仓——赤兔马确为吕布所骑,但吕布战败后,不知去向;周仓在《三国志》中没有记载,而且也有很多和《三国演义》记载不相符的野史,似乎是个虚构的人物;

  至于,追命吕蒙,玉泉显圣等,不用说也知道是子虚乌有,不多说。综观《三国演义》关羽之壮举,也就斩颜良是史实,其他均为移花接木或虚构。

  用兵如神——历史上的诸葛亮善于内政治理,用兵并非其所长,可通过下面事实说明;

  火烧博望坡——此乃刘备所为,发生在建安七年,而建安十二年,诸葛亮才出山;

  赤壁之战——只有智激孙权是史实,其它诸如舌战群儒、智激周瑜、群英会、苦肉计、连环计等均为虚构;

  三气周瑜——从赤壁之战结束到周瑜病逝的两年间,诸葛亮正在零陵一带搞后勤工作,根本没有和周瑜见过面。至于周瑜病逝后,蜀国吊唁的代表是庞统,而不是诸葛亮;

  七擒孟获——历史上确有诸葛亮南征之事,也确有孟获其人。但七擒孟获《三国志》上没有记载,只是在裴松之引注《汉晋春秋》时说了一句“七擒七纵”,但具体过程没有记载。孟获后在蜀国任御史中丞,是文官;

  空城计——当时诸葛亮驻今陕西安康县,司马懿屯今河南南阳,如此之遥远,何谈空城计?

  木牛流马——其实,木牛就是独轮车,流马就是今天很常见的四轮小拉车。一说木牛是四轮车,流马是一种头部比较尖的船

  后馥军安平,为公孙瓒所败。瓒遂引兵入冀州,以讨卓为名,内欲袭馥。馥怀不自安。会卓西入关,绍还军延津,因馥惶遽,使陈留高干、颍川荀谌等说馥曰:“公孙瓒乘胜来向南,而诸郡应之,袁车骑引军东向,此其意不可知,窃为将军危之。”馥曰:“为之奈何?”谌曰:“公孙提燕、代之卒,其锋不可当。袁氏一时之杰,必不为将军下。夫冀州,天下之重资也,若两雄并力,兵交於城下,危亡可立而待也。夫袁氏,将军之旧,且同盟也,当今为将军计,莫若举冀州以让袁氏。袁氏得冀州,则瓒不能与之争,必厚德将军。冀州入於亲交,是将军有让贤之名,而身安於泰山也。原将军勿疑!”馥素?怯,因然其计。馥长史耿武、别驾闵纯、治中李历谏馥曰:“冀州虽鄙,带甲百万,谷支十年。袁绍孤客穷军,仰我鼻息,譬如婴儿在股掌之上,绝其哺乳,立可饿杀。奈何乃欲以州与之?”馥曰:“吾,袁氏故吏,且才不如本初,度德而让,古人所贵,诸君独何病焉!”从事赵浮、程奂请以兵拒之,馥又不听。乃让绍,绍遂领冀州牧。

  我需要补充一点。三国演义中的几场经典战役,都是虚构的,什么三英战吕布,关羽战黄忠,关羽战庞德,许褚战典韦,许褚战马超,马超战张飞,等。

  这些虚构,有些纯粹是演义,但也有些有原型。譬如,关羽斩颜良,史有记载(诛文丑才是纯虚构)。

  许马大战,史无所载。但马超曾和阎行进行过一番恶战,马超差点挂掉。嫁接一下并加以演义,就成了许马大战。又如,关羽战庞德也是虚构,但据史料记载,关羽在攻打樊城的作战期间,确实曾被庞德射过一箭,射中了头盔还是什么地方,关羽大概并未受伤。